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新闻发布会

小编2月16日报道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2月14日发表文章称,“社会主义”标签在美国政治中长期以来的形象正在改变,社会主义已重返美国政治。
文章称,特朗普总统最近在他的国情咨文中表明,他认为社会主义是对付越来越多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重要武器。
文章指出,“社会主义”标签在美国政治中长期以来的形象正在改变。特朗普的一些对手实际上正在提出对最富有人群征税和加以监管的建议。这些建议是一个正影响许多西方民主国家的范围更广且日益强烈的趋势的一部分。
文章认为,这并非要推动传统意义上的社会主义,而是要寻求对一个即便是主流政界人士也越来越承认的问题的答案。这个问题是:自由市场资本主义不再以其过去或应有的方式运转。
文章称,各国的政策辩论各不相同,但核心问题是一样的:处于顶层的极少数人和公司掌握着巨大的经济实力,而其他人——不仅来自底层,也来自中间阶层——则挣扎着在一个变得面目全非的世界经济中保持现状。
文章指出,在2008年市场崩溃之前,西方起支配作用的共识倾向于基本上对商业友好的政策,而非明确试图解决财富不均问题。如今的形势变了。英国媒体:研究人员发明了新的涂料来帮助建筑物抵抗地震
文章称,特朗普本月早些时候的国情咨文矛头指向一些有希望当选总统的人提出的、关于对最富有的美国人征收新税,以及对他们所说的公司或银行过度行为采取监管行动的建议。提出这些建议的人包括来自马萨诸塞州的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和来自佛蒙特州的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特朗普的算盘看来是这样的:给他的对手贴上“社会主义者”的标签,可以在选民心中唤起关于苏联共产主义的强烈联想。
不过文章指出,变化中的政治气候看来也影响到了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的最新民调显示,就连大多数已作了选民登记的共和党人现在也赞成对富人多征税。123向敌人走30分钟就到了!跨界研究与发展
【延伸阅读】美报文章:特朗普“反社会主义之战”将会失败
小编2月14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2月10日发表该报专栏作家E·J·迪翁的文章《特朗普的反社会主义战争将会失败》称,特朗普“反社会主义”的表态完全是谋求连任的政治语言,但在今天的美国,攻击社会主义不再像过去那样容易。
文章称,罗斯福新政时期律师杰罗姆·弗兰克曾说过:“我们社会主义者正在努力挽救资本主义,而可恶的资本家不会让我们这样做。”政治学家梅森·B·威廉姆斯援引弗兰克的这番评论,来论证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发起的反社会主义新战争中很容易被忽略的一点:社会主义在美国历史悠久,要维系市场体制,需要一定的社会主义因素。
在近期的国情咨文中,特朗普自诩为“站在抵御红色威胁桥头”的古罗马英雄贺雷修斯:“我们重申我们的决心,美国永远不会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文章称,人们应该清楚,特朗普的言论完全是连任政治。他想给所有民主党人扣上“社会主义者”的帽子,然后把社会主义定义为违背美国价值观的存在。
但是,攻击社会主义不再像过去那样容易。冷战期间,这个词很容易让美国人害怕。而对于18至29岁年龄段的美国人来说,冷战记忆是模糊甚至根本不存在的。
文章称,增税问题令保守派深恶痛绝,并且将其与社会主义联系在一起。但在这个问题上,福克斯新闻频道近期的一项民调发现,70%的美国人支持对收入超过1000万美元的家庭增税。
(2019-02-14 16:53:47)123运单:西班牙海信5G手机十年的耕耘在MWC上出现
【延伸阅读】美媒:担心社会主义令美重启冷战姿态
小编2月13日报道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网站2月9日发表文章称,美国担心社会主义在国内蔓延,对外采取冷战姿态,针对拉美国家的干预行动或将卷土重来。
特朗普煽动冷战恐惧
文章称,贝拉克·奥巴马在2016年访问古巴时,不仅承诺要重塑与这个共产党统治的岛国的关系,还承诺重塑美国与整个拉丁美洲的关系。他在哈瓦那发表讲话时说:“我来到这里,是为埋葬美洲最后的冷战残余。”
但复杂的历史纠葛似乎始终无法让它们走到一起。文章称,美国再次准备向冷战时期的对手开战。这次针对的是委内瑞拉,以及尼古拉斯·马杜罗。
文章指出,从历史上看,华盛顿一直试图对西半球发生的事情行使最终发言权,1823年发表的著名的门罗主义宣言曾阐述了这一政策。在随后的几十年里,拉美被视为“美国的后院”,那些被认为对美国利益不够友好的政府,会被美国的炮舰或中情局支持的政变推翻。
文章称,冷战提高了拉美的利害关系,因为美国担心共产主义蔓延到美国。很多美国人担心,苏联人想要摧毁美国,方式无非是渗透进政府高层,或者把核导弹部署在距美国海岸仅90英里之遥的古巴。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2月5日发表的国情咨文中煽动冷战时期的恐惧,他说:“在这里,在美国,我们对在我国实行社会主义的新呼声感到震惊。”
文章称,尽管美国政府尚未证明委内瑞拉会对美国构成哪些直接威胁,但白宫已经派出一些资深“冷战斗士”,向马杜罗下逐客令。
炮舰外交欲卷土重来
文章指出,马杜罗政府及其支持者面对的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美国政府——在历史上,美国做过的类似事情太多了。
文章援引美利坚大学拉美问题专家威廉·莱奥格兰德的话说:“如果美国成功推翻马杜罗,这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古巴和尼加拉瓜已被(美国)提上议事日程。”
特朗普政府官员说,他们正在考虑对古巴采取进一步制裁措施,其中可能包括推翻奥巴马把古巴从支恐名单上删除的决定。
文章称,美国可能正在计划实施更多干预行动。
莱奥格兰德说:“美国又回到了20世纪的政策,也就是如果我们不喜欢哪个拉美国家的政府,我们就推翻它。”
(2019-02-13 13:52:12)123中超不值得有尊严吗?国名的训练使联盟减少了一半。历史的教训还不够吗?
【延伸阅读】“特朗普效应”发酵!美国千禧一代“拥抱”社会主义
小编10月17日报道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10月11日刊载文章称,盖洛普公司今年的一项民调显示,当今美国年轻人的看法自2016年以来发生了转变,对社会主义比对资本主义更有好感。
对社会主义“更有好感”
文章称,贝尔纳多·比希尔·伦东受雇于一家面包工厂。有一天,上面的人发话了:一个新客户需要把面包装在一种不同的盒子里。工人们包装的面包数量没有变,但工作的难度却变大了,而且并没有得到额外的时间来做这项工作;也没有额外的工资。他回忆道,“我们就是必须去做”,这就是上面传下来的话。
文章称,比希尔·伦东和同事乃至他的顶头上司所看到的是,每条面包加收15美分,意味着这家面包厂获得了大量新增利润,但生产线上的人却一无所获。他说,这对工人们来说“难度极大”,而“对老板来说是一笔意外之财”。
文章称,如今,比希尔·伦东已经换了一个他喜欢得多的工作环境——一个由员工集体所有的自行车店。虽然薪水不高,但这份工作所带来的额外好处对这样一家小店来说并不常见:退休储蓄计划、淡季不裁员和家庭氛围。在每周的例会上,每个人对于决策都有发言权。
文章称,如今,在巴尔的摩的这家自行车店打算开设分店之际,它也希望成为美国经济更大规模转型的一个排头兵。这里的员工想要证明,相对于过度将利润和贪婪奉为生存动机的企业体制,平等主义的企业模式是一种可行的升级方式。
文章称,位于巴尔的摩市中心霍华德街大桥下的这家自行车店只是整个美国特别是年轻人在经济问题上出现一股“左倾”苗头的一个例子:
·盖洛普公司今年的一项民调显示,当今美国年轻人的看法自2016年以来发生了转变,对社会主义比对资本主义更有好感。
·公众一直支持“全民医保”和联邦就业保障等理念,从而使民主党内的力量向左翼倾斜。
·员工所有制——包括部分和全部归员工所有的工人合作社——日益发展。
“特朗普效应”火上浇油
文章认为,这一切并不意味着一场马克思主义革命迫在眉睫。但是,除了是政治两极分化的表征之外,它也表明了对于经济体制的不满,甚至得到了一些保守派经济学家的附和。
文章称,美国芝加哥大学布思商学院的路易吉·津加莱斯在谈到真正竞争性市场带来的好处时说:“显然,美国的资本主义未能提供它所承诺的东西。”他说:“我们要么得修正资本主义以提供它所承诺的东西,要么就可能最终失去资本主义或……民主,或同时失去二者。”
文章称,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论断,因为按照许多标准来衡量,美国经济不仅强劲而且繁荣。失业率正接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点。消费者信心已经恢复。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超过4%。然而,许多美国人仍然感到担忧或失望。这是为什么?
文章认为,在某些方面,资本主义是其自身成功的受害者。大规模的技术创新虽然被普遍誉为资本主义的最大胜利,但却因为机器威胁到整个经济领域的就业岗位而加剧不安全感。在其他方面,资本主义的缺陷也显现出来。专家认为,有钱阶层助推了加剧不平等和不满情绪的趋势。
文章称,“特朗普效应”可能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千禧一代自2016年大选以来的态度转变反映为他们对资本主义的好感下降(而不是对社会主义的支持增加),而在这种转变的同时,他们对一位为富人减税的亿万富翁总统也产生了负面看法。
文章称,所有这一切再加上“大衰退”留下的影响,帮助塑造了渴望经济变革的年轻一代,他们的集体声音可能大到足以产生一定的影响。许多千禧一代似乎更感兴趣的是调和而不是替换资本主义。不过,他们提出的问题仍然十分重要,触及自由和公平等价值观以及美国梦的可行性。
“变革”已撕裂社会结构
文章认为,如果总结一下是什么令埃琳娜·博泰拉对当今美国资本主义感到痛心的话,那也许可以归结为两个问题:平等和机遇。她说,即使是在一个富足的国度里,很多人也“永远没有足够的储蓄以停止担忧”,更不用说发挥出自己更大的潜力了。
文章援引博泰拉的话说:“我认为,在以一种要么对工人公平、要么对社会有利的方式分享增长红利方面,我们做得非常不好。”博泰拉是华盛顿特区的一名千禧一代,曾在信用卡行业工作,眼下正在为她可能撰写的一本书做些研究。
文章称,和其他许多美国年轻人一样,对博泰拉来说,金融危机和随之而来的经济衰退是一个决定性的事件。
文章称,拥有公共政策学硕士学位的孟说:“当我们谈论经济时,我的确感到有点失望,因为中产阶级正变得越来越拮据,而富人却变得越来越富有。”事实上,资本主义制度用破坏性的变革撕裂了社会结构。
(2018-10-17 13:44: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爱新闻,小爱百姓资讯网 » 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新闻发布会

赞 (0)